零散的过去时与进行时

如同面试快乐学习的老师一样的,面谈爱情连连看也是谈的懵懵懂懂,反正这两者有个共同点,就是都是我自己是什么样子就说什么样,基本不考虑对方要求。

快乐学习的一面挂了,爱情连连看的结果未知。不过,只要想象一个没有工作的重点本科毕业生上电视寻找爱情的画面,就能感到这件事情的可笑吧!考研之前家人说了,等你上研了稳定了就给介绍对象。如今没有考上,尚在无业,等得心里发堵。不过也快了,我晓得,他们会尽快让我稳定下来的。

我在微博上抱怨厦门人事局的拒绝我的专业报考要求“生物科技类”专业的职位的事情,得到了肥龙等人的关于我去考事业单位的质疑。在他们眼里,这些都好垃圾阿。的确,我究竟想要个什么样的职业呢?其实一直自以为企业才适合我,等到被老妈灌输了半天,关于事业单位比较稳定,关于公务员不容易被开除之类的以后,我也迷茫了。

其实我只是个不晓得央企、私企、外企等等究竟算是如何如何一回事、有何区别的孩子,大学期间臆想自己的职业,无非是灵活机动、凭能力的那种。甚至最好有些挑战性,最好很不稳定。可是等到2011年的3月,妈妈告诉我家乡人纷纷传言我二十五六岁还没有男朋友的时候,当我一遍遍的面对他们关于我怎么没有工作的质疑的时候(其实我真是辞职太迟了,话说这些人都不懂得考研的人基本都辞职么?),当我一遍遍的乱投简历的时候,我只想着我要安定下来,有一份稳定的收入,才有时间做自己爱做的事情,才可以看书、学习而不必担心口粮问题。

甚至,我150分的生物化学只有54分的成绩出来时,虽然在意料之中,却不得不面对老妈的叹息和眼泪,不得不面对她一遍遍念叨如果……我已经是研二了之类。等到这时,我甚至不晓得如何才是自己喜欢的生活,只要大部分人看着对头,看着好看就好。而毕业以后心态和年龄改变,也早已事实上弄乱了我原本如果有的设想。

还是一如既往的羡慕找早已找到爱情的人,然后一遍遍对比着身边的男生,一遍遍强化那种”只要我觉得不错的单身男,往往比我小“的想法。心里面时时自危着,想着是不是大家都恋爱太早,早已经不剩下几个了。每每觉得缺少关心的时候,就会发现自己尚不稳定,想寻觅爱情也是无的放矢。我才二十三周岁,但是在某些讲话不太好听的人嘴里,就是非要说成我25岁,我又能如何?甚至常常害怕,害怕那句网络谣言“你嫁或者不嫁,那些人人就在那里,不会变多,只会变少”……

舅舅还是如进入大学之前一样叫我珍惜时间、珍惜时间、女生的时间是很宝贵的,如此之类。也许在长辈的眼里,我担心的这些都不算什么了吧!反正我总能安定下来,然后就可以把我嫁了,就各方面都顺遂了。

如果曾经在武平县红东村的那个客家小院里安静看书的孩子,有否设想,如果遇到这些问题会应该怎么办;那个自知肢体力量不如很多人的孩子,有否设想,有一天自己会莫名丢下了梦想,又迟疑的拾起来;那个孩子一遍遍的看着四方风土人情,一遍遍憧憬的时候,可否想象原来让周围的人安心的方法,竟然还是一直一直留在离家不远的地方;当那个孩子失去所有自信的时候,有否想到只是在鼓励下按步就班,结局还是会坐在高等学府的课堂上;而当那个孩子在母亲的陪同下懵懂的离乡,有否想过大学里面的生活,原来是这样。

回想一下,生活就这么零散着。小时候总因为诗朗诵、做主持、写作文而有很多同学认识,可是谁晓得就会喜欢上理工科呢?只为喜欢逻辑确定性,如愿进入大学念工科的时候,又怎么会想到,其实这些什么确定性、什么逻辑性,真正到了现实,还不都是经验形式的、无法说明的?谁又晓得其实这些学科的逻辑性,并不是像中学的一般从头到尾都明明白白的呢?谁又晓得,这些所谓的理科,一半是完全经验的,另一半即使完全可以推导,也完全不是高中理科一样意义明确呢?谁又晓得,高等数学也根本在靠经验解大部分实际世界遇到的方程的呢?谁又晓得,其实还是要记忆公式、还是要死记硬背,天天翻书就看见毫无温情的反应器,总也缺乏老师悉心指导下的,阅读饱含人文关怀和动人智慧的文艺作品的乐趣呢?谁又晓得,有一天我和学妹聊天时,会一同认为这些所谓“逻辑”根本不是当初想要的了呢(其实比起文科,我还是庆幸学了理工科,只不过那些反应器之类实在是太冷冰冰的东西,而老师也并没有教我们如何能有一个睿智而雄辩的思维)?就像三国杀一样,人们往往在五谷丰登里面选择“无中生有”而不是“桃”,仅仅因为无中生有代表着希望。未知的希望,总是如此美好,哪怕打乱了本来可控的未来。哪怕大家其实都很清楚很可能只能换来两张闪,却依然被“希望”两个字蒙蔽着。

希望是好的,是否选择希望也是可以权衡的。

发布者

袁 源

我是袁源,职业是前端开发 关注我的新浪微博

《零散的过去时与进行时》有4个想法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